2021年7月31日

幸福宝8008官网

作者 admin666

在校门口的时候正好遇见了殷绯,两人便一起结伴往教室里走,一路上都有人对姜咻指指点点,刚刚开始殷绯还吼回去,但是因为人越来越多,她也应付不过来了。

姜咻拉住她的手腕:“好了好了,我都不生气呢,倒是要气成一个小河豚了。”

“他们那么说真的不生气?!”殷绯无法理解的看着姜咻。

姜咻笑了一下。

她刚开始是有一点生气的,尤其是姜薇还专门把包养的那个帖子发给她,但是被傅沉寒的“公开”吓到后,她倒是不生气了。

嘴巴长在别人身上,她还能管人家说什么吗?

“还好,我都习惯了。”姜咻拉着她的手道:“以前他们骂我的时候,都没人陪我,现在有陪我,我还挺高兴的,再说了,他们说的不是真的,我没有做过,那说的就不是我。”

殷绯有些心酸,吸了吸鼻子道:“放心吧,我会一直陪着的!”

姜咻嗯了一声。

两人一起进了教室,罗娜等人一看见姜咻,当然是立刻开始冷嘲热讽,但是姜咻根本就不理会,知道秦映进了教室,罗娜才闭嘴了。

秦映坐在了自己位置上,从手上拎着的书包里拿出一个玻璃瓶装的牛奶搁在姜咻的桌子上:“喝吧,长个儿。”

姜咻:“……”

甜美长发美女的午后时光

她有点郁闷的咬了咬下唇,还是拿了过来,触手才发现还是温热的,她小声道谢:“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秦映勾唇一笑,眉眼极其生动漂亮:“这是对小矮子的特殊关照。”

姜咻:“……”

因为有秦映和殷绯在,倒是也没人敢来找姜咻的麻烦,秦映在下课期间听见那些人的议论,“啊”了一声,“这些人怎么成天怀疑被包养?”

姜咻正在做题,咬着笔头看着那道选择题,脑子里全部都是傅沉寒说的“三长一短选最短,三短一长选最长,一样长就选C”,闻言道:“可能是电视剧看多了。”

秦映笑出声,手臂一抬,就搭在了姜咻的椅背上,姜咻也不跟他计较,最后犹犹豫豫的在括号里选了个“C”。

秦映脚踝搭在自己的另一条腿上,腰背向后靠在椅背上,是一个十分放松的姿势:“姜咻,又不用考大学,这么努力做什么?就算考第一也没有奖学金的。”

姜咻笔尖一顿,转头看着秦映:“读书就是为了考大学的吗?”

秦映一笑:“我读书当然不是为了考大学啊。”他挑眉:“我就算考了个零分,秦家那些人照样能让我上重点大学啊。”

他摸了摸下巴,踢了踢殷绯的凳子:“觉得读书是干什么的?嗯?”

殷绯想了想,说:“嗯……那些普通高中的,读书就是为了考大学啊。”

姜咻笑了:“那考大学是为了什么?”

殷绯:“考一个好大学,才能找一份好工作,才能更好的养家糊口,之后才能让自己的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。”

姜咻:“然后呢?”

殷绯乐了:“孩子继续考大学呗!这就一循环!”

姜咻放下笔,脸上的表情十分柔软,即便那副黑框眼镜遮住了她惊为天人的美貌,但是那一瞬间,殷绯却有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。

姜咻轻声说:“读书,是为了更好的认识这个世界。”

殷绯愣住了。

姜咻微笑:“好啦,上课啦。”

秦映若有所思的看着姜咻,好一会儿才笑了:“没看出来,还挺有想法。”

姜咻将数学练习册收下去,没说话。

中午去食堂吃了番茄牛腩和可乐鸡翅,因为实在是太好吃,姜咻和殷绯都吃撑了,是以两人找了个没多少人的地方散步,走到半路上殷绯口渴,去买水了,姜咻就以两人分开的地方为圆心乱逛,一圈儿都还没有走完呢,忽然听见了一个女孩子的哭声。

好像是从前面的果园里传出来的。

姜咻上前了几步,就看见一个身材娇小可人的女生正在抹眼泪,哭得很伤心,声音都带着哭腔:“姐姐……姐姐我到底哪里得罪了?告诉我好不好?我改……我都改……”

姜咻微微挑眉,朝那姐姐看去,竟然是个熟人——闻细辛。

闻大小姐脸色十分难看,盯着那少女:“闻倩,我看见就觉得恶心,要是能滚出我家,那我就最开心了。“

闻倩……

姜咻想了想,这好像是殷绯给她讲过的闻家八卦里,那个私生女的名字。

闻细辛之所以那么讨厌私生女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妹妹闻倩。

闻倩一听闻细辛的话,立刻就哭的更伤心了。

闻细辛冷笑:“闻倩,也不用在我面前装,我知道是个什么样的货色,那一套还是留着去哄的爹吧。”

闻倩见周围没人,脸上的眼泪竟然是说收就收,甚至还笑了一下:“行啊,我也懒得跟浪费眼泪,闻细辛,我就直接跟说了吧,识相点,就自己跟宇哥哥解除婚约,否则……我有的是办法让所有人都厌弃!”

姜咻心里“啊”了一声,第一次见到变脸变得这么快的人。

闻细辛一听这话,火冒三丈:“好啊!闻倩!我早知道不是盏省油的灯!竟然还觊觎杜寻宇!”

闻倩咯咯一笑:“宇哥哥长得好看,脾气好,家世还那么好,凭什么最好的都是的啊?闻细辛,要不是死活拦着,现在我已经是闻家的二小姐了!是不仁不义在先的,怎么能怪我呢!”

“……母亲只是一个卑微的狐狸精而已!怎么配取代我妈妈的位置!她不配!更不配!”闻细辛气的眼睛都红了。

“不配?”闻倩上下打量了闻细辛一眼,“闻细辛,除了出身和这张脸,还有哪里比得上我?嗯?就是个被养坏了的废物草包,要是没有了闻大小姐这个身份……”她笑容里的恶意藏都藏不住,她也没打算藏:“算个什么东西啊闻细辛?”